潮汕人论坛 BBS.ChaoShanRen.com 全球潮汕人网上家园-汕头-揭阳-潮州-汕尾

搜索
查看: 8682|回复: 0

极端天气的夜里请不要独自夜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9 10: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鬼打墙”不知道有没有人信,我之前也不信,现在我相信了。所谓的“鬼打墙”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时,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所以老在原地转圈。把这样的经历告诉别人时,别人又难以明白,所以被称作“鬼打墙”,其实这是人的一种意识朦胧状态。现今法学文明发达手机自带灯光,大街小巷都有路标,人又为何突然感知模糊?那么鬼打墙这种现象是科学理论说的那样,还是属于超自然的现象?
2016年的一月,中国南部迎来一百多年后的第一场雪,天色阴沉路边的树被风吹的左摇右摆,雨水夹杂着像盐一样的薄冰下了一天一夜,打在窗户上“滴滴滴”的响。南方大部分的家庭都没有暖气所以大家早早就入睡,但有人感觉刺激在这么冷的夜里还是会到大排档酒吧里喝两杯暖暖身子。
阿明,一位读了中专就没有上学的朋友,到社会工作5年,从服务行业转型到文职行业其中也有不少故事也认识了不少朋友。在这寒冷的夜里他和朋友一起去大排档喝酒。因为下雪的缘故的他们都异常的开心,喝得也比较多,这时阿明感觉自己的头开始晕,多了两口就先走了。跟他一起的同事还没有察觉到这里离阿明的家是很远的,大家都叫阿明小心点慢慢走。
黑夜里阿明迈着轻浮的步伐,他只知道向前走,没有思考自己究竟要往那条路走才能回到家,似乎有一丝声音微弱的声音在引导着他,来吧,来吧……在阿明的眼里路越走越黑,这条路好像是可以到家。天气寒冷大家都早早上床睡觉,没街灯又看不清建筑物是什么样,要是平时阿明肯定会往回走,现在的他只知道跟着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声音一步一步向前。路越走越黑只有一盏残旧的街灯在一闪一闪,阿明却还没有发觉在走的这条路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走过。
还在大排档喝酒的同事发现阿明已经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但是阿明还没有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已近回家了,这样另大家感到了担心。
阿光,是和阿明在公司里玩的最好的同事,大家的年龄差不多,大家玩起来没有那么多规矩,什么都可以聊。他们之间最喜欢就是听故事,因为他们常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吗?有酒你真的能听到我讲故事吗?”
阿光开汽车载着一位朋友沿着马路去找阿明的身影,阿光在附近绕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看见阿明,遇到了红绿灯阿光停了下来,在转角处有一家24小时的便利店,阿光和他的朋友看见了一个人有点像阿明,见那人脚步轻浮像喝了酒的人他们就更加肯定了。红灯一过阿光挨着便利店停车,四周看了一下居然看不到刚刚那个脚步轻浮的人,简直是不可思议。接着阿光打电话给阿明,电话拨通了但是声音听起来不像是阿明的。电话里头的人带着点嚣张的语气说:“我今晚去女朋友家里睡,你们先走吧,不用管我了”。阿光听完这电话就开车回家了。
阿明走在冷风中,酒气慢慢的散了,脑海里那勾魂般的声音随着酒气的挥发渐渐的变小,最后没有了,就连阿明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接了阿光的电话,酒醒的阿明开始感到了害怕,四周的路自己都没有走过,一个人也没有看见。冷风打在阿明的脸上,阿明的体已经在不知不觉地在颤抖。阿明发现自己可能是遇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被风吹的发白的手掌拿起电话直拨阿光的电话,阿光已经到家二多分钟了,准备上床睡觉,看见阿明打电话来接了。
明:“光这个XX别墅区离我家近吗?我走了很久都没有到家。”
光:“那离你家很近的,一直走过了桥,再走到路口就到你家附近的小区了。”
明:“我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我好像回不了家。”
光:“你是不是喝多了,在犯傻?刚刚给你电话你又说去女朋友家里睡。”
明:“你有打电话给我吗?我都没什么印象,你确认是打给我吗?不可能吧!”
光:“你快点找一辆摩托车,给点钱载你回家吧,那么晚外有又那么冷的。”
明:“我碰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阿明还没有说完电话就挂了,阿光往回打电话里出现了提示语音“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please try it later”。
阿明已近感觉到了害怕,按手机电源键的手指头已近发白了,不停的向前跑,害怕后面有什么东西抓住自己似的,手机终于开了,显示电量不足,阿明马上打给了弟弟,告诉弟弟自己大概在什么地方,又好像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叫弟弟通过某个手机软件把定位发给自己,这时阿明的手机又没有电了。
弟弟听完这通电话,马上找朋友借了辆摩托车,换了衣服就往外跑了,去阿明说的地方找他,弟弟在路上见人就问有没有见到过阿明,所有的人都是摇头表示。绕了几圈弟弟决定回家看看阿明回家没有
阿明蹲站在路边不敢乱动,怕弟弟找不到自己。路边传来了摩托车的气鸣声,停在了阿明的身边,兄弟你去哪里要载你一程吗?感到恐惧的阿明只想回家也不管是什么人了,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这位好心的陌生人,坐上了车子。双手紧紧地抱着身体,头低下躲避迎面吹来的风,双眼看着路面上的黄线飞速刷新。几分钟后那陌生人叫阿明下车,告诉他前面就是他的家了跑过去就可以了,当阿明跑到家门时,弟弟也刚刚骑着摩托车到家。
阿明到家后给阿光打了个电话,不用担心自己,最后也在恐惧的包围下进入了梦乡。
进入梦乡后的阿明发噩梦醒来,回想起自己今晚的经历,发现自己从大排档出来后到自己打电话给阿光的这段时间,是完全记不起来在干嘛的,就知道向着一个方向走,回想起来阿明的身体在不自觉中颤抖着。
睡和醒之间度过了一个晚上。。。。。。。。
                                                                                                                     张XX
                                                                                                                     2016年1月29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