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人论坛 BBS.ChaoShanRen.com 全球潮汕人网上家园-汕头-揭阳-潮州-汕尾

搜索
查看: 952|回复: 5

精神科醫生謝友許:搭起關愛“彩虹橋” 溫暖不幸的心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9 13: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8bc1269bbd51bad8b6f23.jpg
梅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精神一科主任、主治醫師謝友許。何森垚 攝

    梅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精神科住院部5樓是精神一科的病人居住區,踏上最後一級樓梯,“我沒病,我要出院”的叫喊聲斷續傳來,病人在病房走廊來回走動,有些還不停地低聲自語著些什麼。病房旁是醫務人員辦公區,精神一科主任謝友許被幾名家屬圍著詢問病情。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3: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因為工作性質和社會偏見,長期以來,精神科醫生跟其他臨床科醫生相比,職業生涯與非精神科同行相比精神壓力重而且充滿一定風險。他們治療的是言行失常的病人,看到的是冷暖交替的不幸心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3: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是謝友許來到精神心理專科醫院——梅州市第三人民醫院工作的第18年,當年曾因不滿分配到精神科而幾個月都不願踏進病房的他,如今已成為該院精神科主力醫生。今年10月,謝友許被評為“梅州好醫生”。“從事精神科工作偶爾會被意外傷身或傷心,但我們心裏清楚,精神病人在精神症狀支配下,有時會做出不能自控的行為,如衝動傷人、咒罵醫生,但這並不是病人的錯,而是病的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3: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理想與現實偏差 曾經幾個月不願入病房

    圍著謝友許的是病人小東(化名)的家屬,他們向謝醫生詢問了許多注意事項,並連連感謝。小東患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家屬曾多次向謝友許諮詢,謝醫生告知家人儘快住院治療。小東的家人顧忌外人眼光,遲遲未送醫院,小東不堪精神重負割腕自傷,幸被及時發現並送到第三人民醫院住院,後好轉康復。
    送走病人家屬後,謝友許領著記者一同走進病房。打開第一道門鎖裏的兩間病房是監護病房,住著病情較重的病人。監護病房對面是護士站,時刻監護著病人。穿過監護病房,打開第二道門鎖,則來到了普通病房區。抓著鐵門向外張望的兩個病人,立馬圍上來拉著醫生手臂,問家人是否來看他,得到醫生否定的答案後,他眼神中滿是不相信,拉著謝醫生繼續詢問。
    “因為社會偏見,許多病人家屬不願把病人送到醫院治療,也有一些家屬把病人送來後,就很少來看望他們了。”謝友許説,對這種偏見他剛參加工作時認為很正常。
    2000年,謝友許從廣東藥學院臨床醫學畢業後分配到梅州市第三人民醫院工作,學習臨床醫學專業的他從沒想過會從事精神科方面的工作。來到醫院想到未來每天要面對精神病人,覺得理想與現實存在巨大差異,工作熱情也降到了冰點。那時的他想申請調崗,甚至調離醫院的念頭也動過。
    謝友許説:“那時大學畢業後很少人願意到精神專科醫院上班,剛分配到醫院上班時,每每同學或者鄰居問起我在哪上班,我聽後都不敢大聲説我在市第三人民醫院上班,剛參加工作,我甚至有好幾個月的時間都不願意進病房,不願意工作,很迷茫。”
    病人痛苦的神情,外人對精神病人偏見、不解甚至唾棄,患者、家屬對精神疾病無奈的嘆息,這一幕幕撞擊著謝友許的心靈,喚起了他的責任感,於是他調整好心態,立志要當好一名精神科醫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3: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雖身心受傷 仍義不容辭

    與一般醫生給人溫文爾雅的印象不同,高大健壯的謝友許若是不笑,給人威嚴之感,若是笑起來,則有種憨實的感覺。他説起話,聲音響亮而有力,談起病人,堅毅的眼神會柔軟下來。他笑稱精神科醫生都要受點皮肉之苦,因為自己的外形,反倒給他減少了不少苦頭,但這18年他也曾幾次被病情嚴重的病人打過。
    曾有次,一位極度興奮躁動的病人來住院,其醫務人員看到他的樣子,都心有餘悸的,作為科主任,謝友許義不容辭接受上前安撫病人的任務。見到病人後,他正和顏悅色與病人交談,病人卻突然衝過來打他,以致他身上受傷,嘴角也流出鮮血。把傷口包紮好,他卻繼續工作,有許多人勸他回家休息,他卻説:“沒事,小傷,大家不要責備他。”
    “不少精神科醫護人員都或多或少因工受過傷,病人有時受精神症狀支配而出現身不由己、難於自控的衝動行為,這並不是他們的錯,是病的錯,我們大家都能理解、包容、不計較病人,其實病人也是受害者。”謝友許樂觀地説:“想想那些病人的痛苦,想想那些家屬內心的煎熬,我們這點意外傷又算得了什麼呢!”
    偶爾身體意外受傷害一段時間會治愈,但心靈上的傷害則需要長時間的癒合。有時聽到病人的詛咒、謾罵,他心裏不免難受,但理解病人因病而罵也就拋諸腦後。有時遇到有些病人很有治愈的希望,卻因為貧窮或是家人不願送來住院等原因,以致病情嚴重,出現意外時,心裏特別遺憾惋惜。
    與他同村的一位老鄉老王(化名)受著抑鬱症的折磨,精神數次崩潰。他曾多次勸老王的家人將病人送往醫院治療,但家人礙于面子怕受歧視,一直不願承認老王有病,拒絕謝友許的好意,最終老王自殺身亡。為此,謝友許感到遺憾和惋惜:“類似這樣的例子有不少。患病早期,家人常常不認為是病,有些即使知道是病但擔心被歧視而否認有病而不去正規治療,最終導致反復發作,病情越來越嚴重,治療起來就費錢費力,而且預後還不一定好。這種束手無策的感覺可比病人的謾罵、毆打難受得多。”
    雖然在工作中,身心都有可能受到傷害,但看到病人康復,帶著笑容與家人一同離開,謝友許心裏的霧霾也一掃而空。“有些精神病人被家人放棄,身為醫生我們不能放棄,而是盡全力去幫助、治療他們,讓他們社會功能盡可能恢復,回歸社會。”他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13: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家人關愛外界理解 是精神疾病的良藥

    在世俗的眼中,精神心理專科醫院是“瘋子”的集聚地,是“無法理喻”的危險空間。外界異樣的眼光使許多病人家屬不願承認家人患病,不願到專科醫院。
    前幾天,一位病人突然患嚴重軀體疾病需要轉院治療,謝友許及其同事通知遠在外地的家屬前來辦理轉院但家屬卻遲遲不肯來院接患者轉院治療。“對精神病人而言,最難受的不是外人不理解,而是自己家人不理解。”謝友許嘆息。
    有位年僅26歲的病人,病情已穩定。謝友許1年前通知其家人,可帶回家裏。可他家人無論如何也不願到醫院來接他,甚至未曾來看過他,只是每月將住院費按時打到醫院賬上。“他不願與人交流,因出院時間遙不可及。被家人拋棄,心裏有多難受,可想而知。”謝友許説。
    因為對精神病人存在偏見,連帶著對精神科醫生都有偏見。謝友許説多年的好友要送東西給他從不願意送到醫院,甚至有些人在知道他是精神科醫生後,都不再願意接觸他,“其實相比10多年前,現在情況好多了。但還是希望社會對精神病人更寬容、更理解,外界的偏見歧視只會讓他們更難於康復,難於回歸社會。”
    只要早發現並及時送到專業醫院治療,大多數病人是能得到治愈的。有位病人十幾年前患上了躁鬱症,及早治療及家庭溫暖護理,時常回醫院復查,十幾年來,該病人未曾復發,並能正常工作、生活。
    除了做好“心靈捕手”,謝友許還要做好傳幫帶的工作。外界偏見、工作強度大、風險高等因素讓許多年輕人“躲避”精神科,為此他時常以自身經歷授業解惑。他善於結合學科特點,幫助年輕醫生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第三人民醫院的醫務人員都稱他為“年輕醫生的引路人、學術的帶頭人、同事的貼心人”。
    面對諸多無奈,謝友許呼籲對待精神疾病要做到早發現,早治療,正規系統治療,才能早康復,同時一定要做好維持治療。呼籲社會要盡可能地消除歧視偏見,要給精神病人更多的理解關愛、尊重包容和支持幫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