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人论坛 BBS.ChaoShanRen.com 全球潮汕人网上家园-汕头-揭阳-潮州-汕尾

搜索
查看: 402|回复: 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難忘崢嶸歲月捐建“知青之路”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1976年9月1日,郭麗珊在清涼山茶場的留影。受訪者供圖

    黑白照片中,一身白衣黑褲的郭麗珊顯得幹練又成熟。43年前,郭麗珊作為知青從農村轉點到梅江區西陽鎮清涼村(原梅縣國營清涼山茶林場),是當時年齡最大的女知青。伙房、衛生室、生産隊……哪需要她,她便到哪個崗位工作,被當時的知青們親切地稱為“珊姐”。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 淘帖 分享到微博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也在這“上山下鄉”的幾年裏,郭麗珊跟著一群知青開山鑿石,披荊斬棘,硬是在荒山野嶺拓出了環山公路及500畝茶田,是後來清涼山茶做大做強的“有功之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知青“上山下鄉”已過去40餘年,有的人在知青歲月中走出苦難,鑄造輝煌;有的人在知青歲月中增長見識,厚積薄發。“知青歲月僅是我們人生中一小部分,即便我插了9年隊,也只是我工作時間的五分之一,但是這卻是我人生經歷中最珍貴的一段記憶。”退休教師郭麗珊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毯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上山路途艱辛 “我不停歇走了整整6小時”

    1968年,高中畢業的郭麗珊作為知青,來到了農村參加勞動,種糧食、挑糧草、燒鍋灶。一下子從城市來到荒山野嶺,郭麗珊的心理上很不適應。“我們這些城里長大的青年,即使是在農村曾參加支農勞動,但也是由學校選擇條件比較好的農村生産隊,勞動時間很短,因此對農村的艱辛一無所知。”
    那年,當20歲的郭麗珊乘車前往農村的途中,就被沿途的情景所震撼,進入眼簾的儘是窮山僻壤,“當時的我們,無法將眼前的情景與自己的未來聯絡起來。”郭麗珊説。因為工分少,生活又艱苦,她在農村待了6年後,便轉點到了梅江區西陽鎮清涼村。
    原以為日子可以過得輕鬆一些,但是來到清涼山後的郭麗珊傻眼了。山上氣溫低,濕氣重,住的是自建泥瓦房,路也極其難走。“我第一次上山,用了整整6個小時,不停地走,感覺總也走不到目的地。”郭麗珊回憶道。
    除了雜草叢生的羊腸小道外,山上連住的房子也沒有。“進山難,下山更難。因此知青們只能就地取材,找一些黃泥巴、碎石塊來砌房子。”郭麗珊告訴記者,最初住的房子,都是知青自己蓋的。
    與其他知青不同的是,當時來到清涼山的郭麗珊,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最大的孩子不過4歲左右,最小的也才幾個月。“上山的第一晚,我一個人捂著被子哭了一整夜,既想念自己的孩子,也對未來的生活感到無所適從。”郭麗珊説。
    因為在女生中年齡最大,郭麗珊便承擔起了幾百號人的“炊事員”。由於清涼山海拔800多米,一到冬天氣溫驟降,便很難種植蔬菜,知青只能幹菜就飯。“甚至有些時候還會出現霧凇,樹上挂著一串串白色的珍珠,目之所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郭麗珊告訴記者,唯一一條下山的小道也結上冰塊,地險路滑,無法行走。
    日子一久,山上便斷了糧。知青只能拿著鋤頭,一點點將地面上的結冰打碎,然後下山挑米。為了改善知青的伙食,郭麗珊絞盡腦汁,“我和伙房的知青經常想辦法,看能不能換一些肉食回來,爭取每個月給大家‘加菜’一次。”郭麗珊覺得,她年齡最大,有責任要照顧其他年齡小的知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在石頭裏種茶 “用鋤頭開出500畝茶田”

    “在茶場待了4年裏,我們和當地村民也結下了深厚的情誼。他們不把我們當外人,有什麼困難他們二話也不説伸出援手。”郭麗珊回憶那段歲月,話語中充滿了深深的眷戀。
    高山缺水,冬季的清涼山對於知青們來説是比較難熬的季節。村民知道茶林場熱水供應不足,還特意邀請知青們到他家裏去洗澡。有些知青吃膩了茶林場裏的飯菜,會偷偷拿飯票去村民家裏換地瓜吃……
    山上的生活雖然簡單快樂,但是交通問題一直是村民的困擾所在。一直以來,清涼山的知青上山下山只有一條小路可走。“在路還沒打通之前,那是連單車都推不上去的地方,更別説開鉤機來挖梯田。”郭麗珊説。為了改變現狀,縣裏決定開闢環山公路。當時,山上的知青被分成了8個班,每個班被分配負責不同的工種,其中一個便是負責鋤田開路。
    為了徹底打通長沙圩鎮至清涼山的交通,方便清涼山村民和知青的生産生活,1976年冬,梅縣人民政府撥出專款,規劃開闢環山公路。茶林場數百名知青開始了劈山開路的艱難歷程。
    據郭麗珊回憶,當年的知青們兵分兩路奔赴老虎坪、楊梅湖後,又轉戰矮嶂下、梁崗隊,安營紮寨,披荊斬棘,劈山開路,為今天的清涼山“知青路”打下了紮實的基礎。開路期間,清涼山茶林場年輕的場長吳碧興獻出了寶貴的生命,老知青侯福維魂歸深山溝,還有不少知青摔傷、被毒蛇咬傷、在撲滅山火中被燒傷……如今從長沙鎮到清涼山的路,便是這幾百名知青徒手開山而來。
    除了修路之外,生産隊的知青還要鑿石種茶。20世紀70年代,清涼山的茶田並不多。而今清涼村層次分明的梯田,也是知青們雙手拿鋤頭一點一點鑿出來的成果。據了解,清涼山多屬石英岩、紫砂頁巖結構,表層雖為黃紅壤土,裏面卻是堅硬的石頭,給當年知青復墾老茶園增加了不少麻煩。
    “現在清涼山知青茶廠的500畝茶田,規模雖然不大,卻是我們一點一點開墾出來的。”從衛生室調到生産隊的郭麗珊,沒有因為自己是女生而偷懶,“40斤的材料,她一口氣挑上了山。”郭麗珊的同伴回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不忘知青歲月 40年後回山捐款修路

    “那時候,我以為會在清涼山又待上一個6年。”郭麗珊説。1977年,事情發生了轉機。
    那年,全國恢復高考。一開始,因為山裏消息閉塞,清涼山上的知青並不知道這件事。一天,一個青年知青放假下山,了解情況後馬上回來告訴大家。“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知青們心裏都非常高興,躍躍欲試。”郭麗珊告訴記者,當時自己已經27歲,以為不能報名,所以便主動承擔起給大家輔導的任務。
    每天晚上,郭麗珊便將準備參加高考的知青聚集到一塊,給大家講課釋疑。“當時讀完高中的知青沒有幾個,因為我當年成績比較好,輔導青年知青是義不容辭的。”看著同伴們埋頭復習的認真樣,郭麗珊想著,要是自己能參加高考,該有多好。結果,截止報名的前幾天,一個知青下山看了通知,才發現高考報名沒有限制年齡。這可把郭麗珊樂壞了,趕忙請了假連夜下山,在截止日期之前報上了名。
    然而,求學之路卻是一波三折。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後,郭麗珊的分數上了本科線,但是因為檔案問題沒有錄取成功。時隔三個月,郭麗珊得知,他們這批老知青,也就是所謂的“老三屆”,還有資格參加考試。於是,郭麗珊便與同伴又戰戰兢兢地報名準備考試。這一次,郭麗珊終於成功考取了當地的梅縣地區師範學校,也就是如今嘉應學院的前身。
    而今回想起那段歲月,郭麗珊覺得這是人生中的一筆財富,“雖然環境艱苦,但是我們都很感激那些經歷。走出大山後的我們都覺得,人生中已經沒有克服不了困難。”郭麗珊説。
    2017年12月9日上午,初冬的暖陽照進了清涼山。梅江區西陽鎮政府、清涼村村委會、廣東萬斛源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相關人員和原梅縣國營清涼山茶林場知青代表在這裡舉行了“知青路”路牌、“知青路捐款芳名碑”的揭幕和知青捐款移交儀式。
    “大家對清涼山還是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因此捐款維修‘知青路’道路的想法很快就在知青之間逐漸形成了共識。”郭麗珊告訴記者,“知青路”籌委會發出捐款倡議,得到廣大知青的熱烈響應和大力支持,遍佈國內外、省內外的知青以及知青家屬、知青二代等180多人慷慨解囊,籌資拓寬(修建)清涼山通往外界的山路。
    “在知青歲月裏,田間地頭的一鋤一犁、掏心窩子的一言一行都留在清涼山,清涼山就像是我的第二故鄉。”郭麗珊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