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人论坛 BBS.ChaoShanRen.com 全球潮汕人网上家园-汕头-揭阳-潮州-汕尾

搜索
查看: 7419|回复: 3

81573446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8 21: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夫回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2-8 21:0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潮阳春节旧陋俗
    广东潮阳棉城八旬老人一定还记得春节“架桥相掷”,年六、七十者,虽未见过“架桥相掷”,但估计多听过这个词儿。
   “架桥”,是地方名,“架”乃潮音,陡的意思。架桥位于棉城西门过双望处,那桥很陡很高,故称“架桥”。过了“架桥”向南,就是双望池,两个很大的池塘间,中间有一条长约八、九十米、宽约两米多的灰土直路。这路平时也没有什么,但一到春节,这里就人山人海,就有人要在这灰土直路上互掷石头、瓦片残酷厮杀一番,弄得年年都有不少人头破血流,“脑瓜见红过春节”。
据传说,“架桥相掷”始于明初,真否,我不知道,但听爷辈的人说,他们做孩子时就有了。可见,这可恶的“架桥相掷”,不始于明初,也在清末就有了。大清王朝治不了,孙中山的中华民国禁不了,汪精卫的中华民国无法禁,后来的蒋介石政府也无能为力。还是中国共产党本事大,我记得1949年9月22日,潮阳人民唱着《解放军兵马进潮汕》迎南下大军进潮汕,数月后的那个春节,“架桥相掷”就被禁止了。并从此断子绝孙了。
“架桥相掷”,每年始于“老爷上天”,即腊月24日,神上天见玉皇大帝了,人可以无法无互残杀了,终于“老爷落地”,即次年的年初四,一连十天。不过,真正的高潮在年初一至年初四,那几天,双望池南北两边的池边,就堆满了观战的人山人海,靠“架桥”这边的观战者,多是平东、后溪、兴归、北门的人,叫做“架桥人”,靠双望那边的观战者,多是龙井、新宫、南门包括岗头南塘一带的人,叫做“双望人”。
那时一般父母都不让孩子去看“架桥相掷”,因为很危险,随时都有被误伤的可能。不过我当时爸故母不在身边,是属于“无父母教”的孩子,很自由,从八、九岁起,我就年年去看“架桥相掷”。虽很惊险,也很剌激,看后常夜里做恶梦。尽管怕,但越怕越想看。当然,我的观战,都远离那条直路,远距离观看,一般不会有危险。
为什么要远离那条直路?因为那直路池边的“观战者”都不是真正的观战者,是扮作观战者的助战守阵者,对方的人也视他们为敌,他们也常遭对方的袭击。
这些扮作观战者的助战守阵者,多是些“武艺”不高,一般都不上直路面对面厮杀者,但他们的作用有二:一,每个人身边都堆着不少瓦片,那些瓦片,都事先敲打成直径约10公分的圆板,这是适合远距离袭击对方利器,高手抛掷,能在飞近百米远。那些直接上直路厮杀者,用的都是这利器。每次上阵,一般只能带十来片,抛掷完了,就到他们这里来补充。二,固守疆土,当对方强攻到这头最后的20米前后时,他们就会群起从两侧左右向直路发动夹击,逼对方退却。而对方这时也常一边退却,一边向夹击者还击,一片片瓦片,便会像飞刀般飞向夹击者的人群。这叫“洗人群”。
为什么叫“洗”,我不知道,但知道“洗人群”常伤人群。也知道,紧接“洗人群”之后,必是大反攻。正对直路的路口,必一大堆石头、砖块、破缸瓦、烂酒瓶,其后面总预先埋伏十来个人,当他们估计对方已“弹药”无多时,但会叫喊着一涌而出,用这些抛掷不远的“武器”,追杀且战且退的对方。紧跟在他们后面的必有几个远距离攻击的高手压后掩护。
残酷场面常在这时候出现:攻到这头来的对方,这时手上的“武器”已将耗尽,抵御无力,而另一方,人多势众,乘机逼近,近距离攻击。那些石头、砖块、破缸瓦、烂酒瓶,一被击中,都非流些血那么简单。我至今还记得一个可怕的场面:一人在退却中被击倒在地,同伴们手中已无物还击救人,七、八追兵手中的石头、砖块、破缸瓦、烂酒瓶便高高举起,狠毒击落,有的手中东西掷打完了,还拾起地上东西继续往死里打。直至对方救兵汹涌冲来,才罢手退返。我不知道,同镇之人,平时无仇无恨,为何一到春节,就像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现在回想,这也可以理解,年年相掷,双方皆有人头破血流(死人好像未听过)总有人今年受伤,明岁想报一剑之仇。
也由于年年相掷,自然而然地双方都有高手。高手对峙,伤人极少,也极精彩。高手们都不用石头、砖块,全用瓦片对瓦片。高手抛掷的瓦片如“飞刀”。我至今记得花名有个叫“那哟腰”的,他用左手放“飞刀”,放前“飞刀”左手都前摇后摆几下,然后瓦片从掌心甩出,都是约一人高度,能在空中水平飞八、九十米。记忆里,这个“那哟腰”好像是常胜将军,只有他伤人,他从未被人伤过。他的躲闪本领很高,对方的“飞刀”头顶来,他低头闪过,对方的“飞刀”腰间来,侧身避过,对方的“飞刀”飞向他的右腿,他右腿一抬啥事也没有。
我记得有个叫叫腰龟仔的(腰龟,潮语驼背)他非高手,但却是有名丑角,他是个廉价的惹阵者,每逢直路上出现冷场时,便有好事者说:“上呀!上去惹惹,引他们上来,回来给你泡碗面”只要有报酬,他就抱着两块石头上战场,冲上直路,乱喊些乱七八糟的挑衅性的话。他一上场就热闹了,一下子人声鼎沸,这边喊“马清无敌!”(马清是他的名字)那边喊“腰龟仔无耻!”这时,这边直路路口,几个高手埋伏两旁,等待着对方人马出击追赶腰龟仔袭击对方。
这个腰龟仔虽每年都出现,但相掷技艺极差,对方许多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他一过直路中段,对方就会冲出许多人,他便马上就丢了手上石块,抱头鼠窜,
对方便追,这时埋伏两旁的高手便向对方发起攻击。这样的伎俩反复使用多次,有时对方也不上当,这个腰龟仔就会百般叫骂挑衅,有一次还不惜半脱自已裤子面对对方男女老少撒尿以激怒对方。所以,连原来喊“马清无敌!”者,也不得不承认:“腰龟仔无耻!”土改划阶级成分,他自报贫民,公议结果是流氓。
“架桥相掷”这一陋习,也教坏了孩子,大人“相掷”,孩子也学“相掷”当时的练江河两岸就常有孩子隔河“相掷”,不少孩子,也成“相掷”高手,“瓦片飞刀”,飞过练江河对岸,杀伤力依然很大,所以,常也有孩子头破血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